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石墨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当中国水墨遇到西方印象派

2017-07-04 16:03:56 来源:上观新闻作者:黄玮
A-A+

  5月25日,《万象天心》——旅美艺术家石墨艺术作品展在刘海粟美术馆开幕。此次作品展,共展出50多件石墨近年创作的纸上墨彩和青花瓷,就像一次次艺术的喷薄而出,在这里汇聚、交融、沉淀,成为一次静谧的思索和诉说。

  面对这些思索和诉说,观众不只可以欣赏到一位艺术家的艺术探索,也应该去触及潜藏其中的一个深层次话题——中国画在当代的传承与创新。

  5月25日起,丛丛“荷花”怒放于刘海粟美术馆。它们色彩斑斓,它们气势磅礴,它们意趣昂然,就像怒放的生命。

  也是怒放的艺术——时隔9年,旅美艺术家石墨再度在刘海粟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万象天心》。此次作品展,共展出50多件石墨近年创作的纸上墨彩和青花瓷,就像一次次艺术的喷薄而出,此刻在这里汇聚、交融、沉淀,成为一次静谧的思索和诉说。

  当这些思索和诉说抵达观众那里时,又将分流出多姿多彩的感受。有的人,探寻中国画在当代的表达,关注的是作品中“新东方表现主义”的特征与内涵;有的人,流连于水墨和青花瓷之间,感受着艺术家在不同领域的探索和实践;更多的人,或许就是被视觉的力量牵引着,信步其间领略艺术之美。

  但那些水墨荷花,一朵连一朵,一片接一片,是参观石墨作品展的观众难以绕开的。它们会不由分说地扑进观众的视野,蓬勃绚烂,恣意汪洋。

  不是大自然的奴隶

  有人说,“荷花,是中国画逐步走向自由地表达画家内心世界的一条重要的历史脉络。”几十年行进在这条脉络上,石墨既遭遇过如何将中国画画下去的现实问题,也悟出了“画家,无非是画自己的心”的艺术心得。

  因而,石墨画荷花,不只是中国传统绘画中梅兰竹菊式的象征,更是现实世界里一种生命的隐喻。“荷花是一种非常强大的花,看似娇弱,实则雷霆万钧。为了写生,我种过一些荷花,它们几乎是疯狂地生长,有着令人惊叹的蓬勃力量。这种力量,恰好呼应了我内心那种强烈的东西。”

  石墨入门学的是传统花鸟。但他渐渐觉得,中国画表现花卉的那种盆景式构图,已难以装下他内心那种强烈的东西。“所以,我画荷花,不是传统的画一枝一叶、一茎一花,而是一大片、一大茬地画过去。接天莲叶,那才是荷花的本性。”

  当接天莲叶定格于石墨画作之中时,不但气势逼人,而且色彩变幻。石墨偏爱绚烂的色彩,笔下的荷花便随着他的内心幻化出各种瑰丽。“心,是新东方表现主义的原点。正是艺术家的心,主宰着作品的色彩、光线、构图、造型……艺术家不是大自然的奴隶。比如,人们看到荷叶是绿色的,但如果我的心觉得它应该是紫色的,或者橙色的,那它就是紫色的或橙色的,因为,它们更符合心的‘真实’。”

  交响乐般的壮阔

  “荷花是不能画得太像的,画得太像就俗了。”艺术评论家林明杰的论断,与石墨的观点不谋而合。

  如同梅兰竹菊,荷花是中国画的一个大类。在林明杰看来,荷花很美,自身的形式感就很强,这反而会使画家被其束缚了创造力。而石墨尝试着,从西方现代绘画理念中寻找突围的力量。他从中悟出了更具整体感的画面处理法,一改古人画荷以一两枝荷花来构建章法的传统,着力表现大片荷花的“群体效应”,形成交响乐般的壮阔。

  一眼看去,显然可见的是,《万象天心》展上的荷花与众不同——色彩随性,风格遒劲,有着中国画的不俗韵致,又摆脱了画荷的传统格局。

  细细探究,那里其实潜藏着中国水墨与西方印象派的一种相逢。正如《万象天心》艺术顾问陈佩秋在采访中这样解析说:“石墨的水墨作品,借鉴了西方印象派的手法。他改油彩为水墨,进行堆积处理,顺着宣纸的张力,控制水流和墨流,反复添墨加色,不断洇润,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积墨法’。所以,他的作品既有中国画的笔墨功底,又吸收了现代西方绘画的特色,色彩很漂亮,空间的感觉也好。”

  或许,这也道出了这个作品展更深层次的意思。当代中国画的面目如何定位?中国画如何传承和创新?这些问题,正时时叩问着今天的中国画创作者。传承与创新、古老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交织出一种具有时代性的错综复杂,横亘在一支支毛笔与一张张宣纸之间。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水墨与西方印象派的相逢,或者说,不拘泥于传统而进行积极创新,正是石墨在困惑和迂回后的一种答案。

  “更东方”的形式

  石墨5岁学画,师从张大千弟子刘侃生。跟随着刘先生,他得遇上海画坛诸多大师,耳濡目染出不俗的艺术感悟能力。18岁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为日后创作的中西结合打下基础。

  改革开放后,石墨从上海出发,不断拓展自己的艺术旅程,直至大洋彼岸的美国。

  2000年,石墨在香港举办个人画展时,有同行告诉他,其作品风格与20世纪兴起的东方表现主义画风很接近。东方表现主义是德国艺术家在东方绘画风格的影响下开创的画派,表达的是西方艺术家眼中的东方艺术。了解这一画派的历史与风格后,他产生了在此基础上通过“更东方”的绘画形式进一步探索的冲动。

  这种探索,后来被西方艺术界冠以“新东方表现主义”之名。这个名词,不仅标注了一种艺术风格,更是涵盖了一位当代中国画画家对中国画传承与创新的实践。

  这种探索,打破了“西方绘画界不太能理解中国画意境”的误解,令石墨的作品不断赢得西方的关注。2004年,具有180年历史的美国夸克艺术博物馆收藏了他的 《力量凝聚》;2008年,美国萨克拉门托市会议中心迎宾大厅,挂起他的《风暴前夕》;2009年,石墨夺得总标为500万美元的美国加州机场壁画项目……

  美国艺术评论家约翰·德比希尔的解读,道出了西方人对这种东方作品的认知。“第一眼的直觉,他仍是一位中国画家……他的积墨法是以滴墨和甩溅色彩的方式,加上西洋画的质感,用一层层的墨、色彩和水,将大自然的形象活泼而立体地展示出来。”

  需要坚持中国精神

  谈到石墨作品被西方读懂、收藏的事例时,陈佩秋进一步引申出一个观点:“对中国画来说,笔墨至上也罢,气韵第一也罢,让国际绘画界折服才是硬道理。”

  为了寻求笔墨令人折服的力量,这位96岁的艺术大家,也曾经历过中西方艺术融合的探索。1988年起,陈佩秋有一段时间曾住于国外,在那里大量见识了西方印象派的绚烂魅力。回国后,她尝试着将印象派的用色技法运用于中国画上,以层层叠加墨彩的手法,探索出陈氏“青绿山水”。

  当然,在陈佩秋的笔墨里,中国水墨与西方印象派的相逢,演绎的依然是中国画的精神。在她看来,“笔墨构成了中国画独有的风格和气质。比如,一支毛笔可以在纸上变化出点、线、面,而油画只有块面的处理”。

  在回答今天中国画向何处去的问题时,陈佩秋认为有一个方向是无须争议的,那就是“中国画要走向世界”。

  而一直努力让中国画走向世界的石墨相信,当代中国画要走向世界,更需要坚持中国精神。因为,失去了中国精神的水墨创新,其实是一种背叛。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石墨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